DSC02639-pola.jpg

如果夠勇敢,就能接受自己不一樣,
如果夠勇敢,也能接受別人不一樣。

如果21世紀的今天我們仍習慣於用自己所處的文化、社會氣氛,又或是自以為是的多數認同優勢甚至宗教觀點去決定、定義別人的人生,那我們的立場可能跟當年的納粹屠殺猶太人、228白色恐怖等等歷史噩夢的加害者無異。

我的記憶中學生時期,班上都會有幾位跟大家稍微不太一樣的同學(我想每個人都遇到過幾位);身上總是有異味,衣服好像都洗不乾淨的同學、身體有些障礙行動不方便或是器官外觀可能些許不同的同學、總是過動或是有點閉縮不擅長融入群體的同學、陰柔氣質的男同學和陽剛霸氣的女同學、或是總是考最後一名的同學XD ...還有很多很多當時在學生心中可能覺得和大多數人不一樣的標籤貼在這些家庭或成長背景、甚至與生俱來就不一樣人格特質的同學身上。當時年幼無知的我們只能憑著家庭、師長給予的教育,後天環境、社會給我們的薰陶,還有一點點每個人從小對於自身之外個體的尊重包容性或天生自我氣質個性,去判斷我們要接受誰、要排擠誰、要怎麼看待這些有點不太一樣的同學,跟我們其實都一樣年紀、都一樣想求學、都一樣想當個正常學生、都一樣希望獲得認同的生命個體。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我高中(男生班)一位身材比我還纖細XD老是穿著超合身窄管制服褲,到畢業前夕還穿新娘婚紗和大家一起拍畢業照的同學,雖然青春時期的男生多半一定喜歡揶揄這樣氣質的同學取樂,但他也大多不以為意(至少我當時感覺不到他有真的不開心)甚至還會把這樣的玩笑渲染效果做得更誇張讓大家笑到翻天根本是個開心果。因為我們同樣都在校刊社所以有蠻多聊天互動的機會,老實說我當時也常有點受不了,很想說你可以把像粽子的訂做制服放寬嗎XD我真的感覺聽見他的褲子在哭喊請炸開的肉們放過布料XD或是在他交談中顯出柔弱感嬌嗔一下的時候很明顯的翻了白眼XD可是我其實也很喜歡他的真誠與坦然。畢業後大學的時候他偶爾會打給我聊他的近況(但我記憶力真的很差完全不記得完整內容)可能是因為我長大不是小屁孩了,我好像開始會聽出讓他難過的一些事情或生活細節,我後來常想如果我可以多關心或是說多告訴他一點,其實你很棒之類的肯定,而不是自以為幽默老是用垃圾話想讓氣氛緩和而已:p 後來我忘了最後一次聯繫是在什麼時候,但最後一面我們卻是在出社會後再見,那一次我們沒法交談了,因為我是在殯儀館和高中同學們見他最後一面。以前學生時期以為他在班上或學校真的沒有太多談得來的朋友,後來應該也是吧?但後來在告別式我卻看到好多好多的人來送他最後一程,還有很多外國男男女女名模般的友人,人氣根本爆棚,我慚愧人的偏見真是可怕啊(但沒有羨慕的意思XD)。

我們的人生中不管你有心無心去感受,身邊一定有許多相對狀況不一樣的人,內在、個性、氣質、外觀、看得到看不到的多地方,有時候連我們自己也是不一樣的那個人,太多太多狀況完全不會有跟你一模一樣的人。假如有一天我女兒從此就只想留平頭再也不想留長髮,她成長過程即使穿的再女性化,也還是會一直被一堆人問說弟弟怎麼穿女裝吧?!我們總是用習慣與自己的喜好去判斷人事物,都無可厚非,因為我們是人。我們不會因為在學生時代排擠了同學或是逼到誰轉學、退學而去保護管束或坐牢,當然也不會真的受罰;我們也不會因為看不起或在心裡鄙夷誰誰誰而遭到處罰或良心譴責。可是也因為我們是人,所以我們知道什麼是尊重、什麼是包容、什麼是同理心,就算我們有很多很多的判斷與喜好,不用去喜歡所有人也有權利討厭自己看不順眼的人,但是你知道嗎~因為我們是人,所以可以學習可以跟不一樣的人舒服無礙地生存在同一個地球上,不用像動物或納粹一樣奉行物競天擇,不必真的去消滅自己看不慣的人。然後我們應該也能接受一樣是人,一樣呼吸同樣的空氣,照射同樣的陽光,一樣享有這世界與社會賦予我們的基本權利。不會因為我女兒一直留平頭她以後就得念男校吧?!

既然提到女兒,我就分享一句那天去上親子教養課覺得很棒的話:

 『被尊重的孩子,未來才能懂得尊重他人。』

反之當我們大人都不懂得尊重、包容別人的時候,是不是該想想其實這社會環境在尊重人的環節裡還有很多不足需要學習進步。當不一樣的聲音出現就是一個機會可以讓我們學習傾聽,或是理解如何尊重、包容的機會。大人也許都會教孩子也希望下一代能對其他人保有同理心,而同理心最重要的就是先站在對方的需求、感受思考而不是先站在自己的需求、感受思考,講起來很容易,可是真的遇到狀況,如果有一大群人仍然先站在自己的立場思考那結果可想而知。更糟的是大多數人仍誤會了,“同理心”真的跟“同情心”完全不同啊!如果以我粗淺的認知只能這樣說:嘗試理解對方是同理心,假裝理解對方則是同情心。如果我們覺得晉惠帝司馬衷說出『何不食肉糜』很可笑,但其實過了幾百年許多人還是沒變其實更好笑。

這段影片是去年“我是演說家”金剛芭比-林欣蓓首次講演,當時我以朋友的身份陪著這位近乎素人的堅強女孩與她的母親前往,在演說前還是很想逃回台灣一直不想上台的林欣蓓大概被我逼哭兩次有吧~哈XDXD即使講稿我早就看過也聽過無數次的演練,但到了錄影現場的這一回,我就現世報換我被林欣蓓弄哭,再怎麼忍都還是會鼻酸掉下了淚。『不執著是看破、不完美是人生』導師之一張衛健的註解很漂亮,不過我覺得這場演說最大的力量其實是林欣蓓看似雲淡風輕若無其事地分享那曾經他不想要的“不一樣的人生”,可是還要勇敢地對自己說:『不一樣又怎樣』。如果換作是我們自己,你有辦法說服自己不一樣又怎樣嗎?更不用說不是當事人的我們,其實多半只在乎他人的不一樣會不會影響自身權益,而不在乎他人的不一樣帶給他們人生的衝擊。

回家看了網路新聞今天原來凱道還有場遊行,感觸仍良多。我其實是想再用這支講述『不ㄧ樣又怎樣』影片來帶出這陣子台灣對於婚姻平權議題的討論,不管結果如何,我都相信未來人權肯定會往前而不是倒退,但當下我的立場的確是傾向為同志爭取婚姻平權而非另立專法。而其中一些什麼盟什麼組織製作大量文宣並投放巨額廣告,驚恐民眾的一些所謂影響,其實在我看來都只是技術上的問題,如果腦袋邏輯夠清楚,其實最核心的精神仍是讓另一群目前還被社會歸類不一樣的人擁有合法家庭的權利而已,如同每個我們都希望人生順遂幸福但一輩子會遇到的阻礙會少嗎?當然不,可是只要有共識彼此尊重訴求,所有問題其實都不是問題,至於比較強詞奪理的....什麼倫理結構動搖、稱謂從此改變、教育體制瓦解、甚至性或疾病氾濫之類的奇怪論調,我真的只能一言以蔽之:『心裏是什麼樣,眼裡的世界就是什麼樣。』

不過其實所有人也要明白一個簡單的道理,當前提與共識完全不同就無法對話,硬要溝通就是爭吵。如果靜下心來思考,其實所有議題反方的反對或是擔憂,不就是打從內心就覺得『結論』對自身沒有好處並且他們根本不認為結論有多重要,對吧?

而結論回到最原始的需求只是:讓兩個同性伴侶能合法組成家庭享有目前兩個異性組成家庭的法律保障基本權利而已。(如果我說法不專業請見諒)這時候雞蛋挑骨頭的魔人大概就會說:『我怎麼知道兩個同性組成家庭是相愛的不是為了什麼利益?而且他們結婚也未必會和固定伴侶終老一生那為何要結婚!他們收養小孩對孩子有什麼好處?』那請問兩個異性難道沒有為了利益結婚的狀況??或是因為誤會而結合因為瞭解而分開的荒唐嗎?更別說異性伴侶劈腿偷吃的腥聞、虐待幼童導致悲劇層出不窮甚至八卦被津津樂道。

兩個人在一起就會有摩擦就會有很多困難要克服,也有可能很多事情因為欲望或是道德問題導致荒謬的結果,如果有一天同性伴侶也能合法結婚或領養小孩,異性伴侶會發生的問題以及需要承擔的法律責任一樣也是會發生在他們身上,我比較不明白怎麼會有什麼世界末日的問題呢?身邊也有許多朋友會覺得看不慣同志過度自我表現與遊行裸露等等行為,但如果是異性戀做出這些舉動他們會看比較慣嗎?我想也不會~所以問題只是出在你能包容的底線在哪?還有是否對方超越了社會道德底線與觀感?從來也不會是對方性傾向的問題吧。是說這世界的價值觀本來就沒可能會平衡總會左傾右傾,不然AV女優的地位與話題性還有收入為什麼總是比男優高呢(咦?什麼爛例子XD)

僅以這些文字在2016最後一個月記錄下心得,也期許自己能夠做孩子的榜樣,畢竟雖然『被尊重的孩子,未來才能懂得尊重他人。』但是我想更重要的是:不懂得尊重他人的父母,顯然更難教出懂得尊重別人的孩子吧,身教重於言教啊!也希望這社會的很多議題:食安問題、教育問題、環境污染、社會福利、經濟困境......都能得到重視並且順利有解,這樣我們一直探討下一代才有意義,不然人都活不下去還談什麼下一代呢?

尊重與包容很難,所以我們要夠勇敢。

然後如果有機會跟當初那位高中同學說上最後一句話,我一定會告訴他,謝謝他讓我那時候就知道其實我們每個人都不一樣,但,那又怎樣。 

, , ,
創作者介紹

草食男の廣角生活誌

i like to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馬諦斯
  • 我們可以不認同對方的觀點,但我們要學會尊重。
    We don't need to share the same opinions as others, but we need to be respectful.
    —— 泰勒絲 Taylor Swift,美國歌手。
  • yes

    i like today 於 2017/02/23 00:50 回覆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